赵建:银行是如何逐渐丧失转型动力的添加时间:2019-05-17
 

  大资管、泛投行,曾经多么亮眼的战略转型方向,成为严监管的对象。仅仅在严监管三周年后,转型的声音已经“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总被无情恼”。或许也不是忘了转型的初心,而是真的不知道转向何方。在监管层和股东之间,在政策和市场之间,存在着层峦叠嶂迷雾重重。

  下一步的战略,要想活过去,必须响应国家的金融供给侧改革,在战略上做好自己银行的供给侧改革。打开自己的生产函数,人,财,物,科技,流程,等生产要素好好捋一捋。对应着就需要在人力资源管理,管理会计,网点管理,IT科技,流程管理等下功夫。当然还有是战略管理,保证组织力,条线力和执行力能有效发挥。

  其次,我要谈谈今年一季度银行的业绩为啥表现这么好。有些上市银行的利润甚至百分之二十几的增长。银行的业绩拐点来了?如果拐点来了,寒冬熬过去了,就别转型改革瞎折腾了。转型的目的是为了啥?

  所以说,作为银行的管理层,作为顶层设计者,最近五年经历了那么多的市场洗礼和监管洗礼,可能改革的初心已经消磨殆尽。下一个五年路在何方?监管层实际上已经给出了答案:金融供给侧改革。这个供给侧是国家金融的供给侧,也是每个银行的供给侧。扎扎实实做好管理,保持战略自制力,降低组织耗散成本(跑冒滴漏),提升组织活力和敏感度,至于做什么,是零售还是对公,都不会差。此时你的银行会进入所谓的战略最优状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