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添加时间:2019-05-18
 考古发掘工地现场 
公元982年,阿底峡出生于今孟加拉国达卡地区毗诃罗普尔(现为孟什甘杰县)。他自幼聪颖好学,10岁起广拜各方名师并远赴海外,学习佛法,44岁时学成归国,成为古印度当时最具盛名的高僧大德之一。那时印度的寺规,只有大善巧者才能掌管寺院钥匙,而他掌管了十八把钥匙。
如今:合作发掘再续友好
鉴于毗诃罗普尔与阿底峡以及中孟文明交流的渊源,应孟方之邀,从2014年12月至2019年1月,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团队6次赴孟,与孟加拉国奥伊蒂亚·翁内斯万考古研究中心合作,对毗诃罗普尔古城的纳提什瓦遗址进行了4次大规模考古发掘,面积达6000多平方米,取得重大考古成果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考古队还从各个地层中发现了不少中国瓷片,年代跨度从唐宋到明清,有青瓷、白瓷、青花瓷等种类,生动呈现了中孟在漫长历史长河中的密切往来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孟代表团前往中国迎接阿底峡骨灰
当时的西藏,受吐蕃末代赞普朗达玛灭佛行动的影响,佛教传承出现混乱,内部异说竞起,佛经内部经常相互矛盾。西藏佛教信徒听说阿底峡的盛名,希望迎请他来藏传佛弘法。阿底峡已经56岁,他不顾年迈体弱、跋山涉水前往西藏。他在西藏17年,协助对西藏佛教进行了改革,排除了异端邪说,创立了噶当派,成为西藏佛教后弘期的先导者,并对后来格鲁派黄教的形成产生过影响。据说,在藏期间,他曾撰写过200余本关于佛教的书,还在那里传播医学,修建水库,从事翻译。1054年,他在西藏聂塘寺圆寂。圆寂后,他的骨灰在那里供奉,寺里仍保留着一块他打坐时使用过的石板。  
遗址发掘区鸟瞰
公元十一世纪,阿底峡跋山涉水来到中国弘法传道,复兴藏传佛教。一千多年后的今天,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帮助孟挖掘阿底峡故乡遗址,重现孟光辉文明历史。中孟间的文明和文化交流生动体现了文明因多样而交流,因交流而互鉴,因互鉴而发展的道理。

遗址中的神殿一角
中孟双方队员在讨论建筑结构
联合考古发现,纳提什瓦遗址是一处佛教寺院遗址,也是毗诃罗普尔古城内迄今发掘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好的遗址。第一期遗址年代约在公元780至950年,是一组庞大的塔院和僧院的综合体,塔院的中心殿宇体积庞大,基座长达43米;第二期遗址年代约在公元950至1223年,主要为十字形中心殿宇及八边形佛塔等附属建筑,是孟加拉国金刚乘建筑的典型范例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据记载,阿底峡的故乡毗诃罗普尔在历史上曾是佛教圣地,建有大片寺院,后被荒废,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。孟加拉国2010年开始了毗诃罗普尔遗址群发掘工作,但受限于当地资金和技术,发掘一直未有大的进展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这次中孟考古发掘在孟加拉国受到广泛关注。中孟考古队撰写的“毗诃罗普尔”章节,作为孟加拉国人文科学最前沿的成果,已选入新版《孟加拉国史》(第1卷)。中英文考古发掘报告《纳提什瓦》今年上半年在中国由科学出版社出版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古代:克艰难入藏传佛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

众所周知,中国和孟加拉国都是拥有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国家,在中孟早期的文化交流中,佛教是主要的载体,涌现出像法显、玄奘、义净和阿底峡等众多不畏艰险、学佛弘法的高僧大德。其中阿底峡的故事最为特殊,他曾在公元十一世纪时远涉山水赴西藏传佛,而今中国的考古工作者应邀赴孟协助挖掘他故乡的佛教遗址,成为两国文化交流合作的一段佳话。
考古发掘工地现场
1963年,孟方(当时为东巴基斯坦)佛教代表团访华时向周总理提出,希望迎请阿底峡部分骨灰回故乡供奉,得到周总理欣然应允。1978年6月,阿底峡骨灰回迁达卡,安放在达卡达玛拉吉卡寺。

穿越历史长河,探寻阿底峡足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