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幸“新故事”添加时间:2019-05-20
 

简单一杯咖啡,后面有物联网、物流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的支撑。不同于传统咖啡,不管是在店内还是在店外,瑞幸咖啡的消费者都是通过APP来下单,用户所有的数据都在平台上,这使得大数据分析成为可能,进而可以千人千面、更有针对性地提供产品。

“通过登陆美国资本市场,瑞幸咖啡可以向全球的投资人展示公司商业模式、募集资金、获得更多的投资者支持。在资本层面,公司在Pre-IPO和IPO引入了更多具有战略背景的国际投资机构,包括全球粮食巨头路易达孚、全球知名私募股权基金贝莱德等。在未来的业务发展中,拥有更广泛的融资渠道,能有利于公司的业务跑得更快、建立更高的竞争壁垒。”君联资本邵振兴对瑞幸未来发展提出了更高的期待。

瑞幸的速度实在太快,大多人在寻找答案时用资本“烧钱”来解释其成长。

“2008年时,在尼亚加拉瀑布跟陆总讨论神州租车的时候,他就带了一杯咖啡过来。聊完神舟之后,他说咖啡的生意也不错。在加拿大没多少人喝星巴克,他这杯是加拿大的国民咖啡,又便宜又好喝。到了2017年下半年,他问我是不是还记得说过的咖啡,我说当然啊,这事就这样启动了。”

一开始就以挑战者姿态出现的瑞幸,一路的融资速度和扩张是有目共睹的。

门店数量仍在扩张中,租金和物料成本居高不下,快速扩张的背后是烧钱和巨亏。

“衡量快慢的指标并非是时间。今年B+轮融资后,瑞幸咖啡估值达29亿美元,这个估值水准已经是很适合去上市的体量了。”面对大多数质疑,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对投资界表示,“在这个市场里只有数据、价值这些客观的、中性的指标,没有所谓的快和慢。”

短期有多短,长期有多长,没有一个人可以给出一个准确的预测。钱治亚曾表示,瑞幸会长期坚持补贴,持续大约三年到五年。“我们和投资人在补贴战略上态度高度一致,他们还担心我们保守了。刚完成B轮融资,手里有足够的现金,主要用于开店、新产品研发、数据技术加强,补贴用户和扩大市场。”她说。

亏损,烧钱?

“成立刚刚一年多的瑞幸为什么这么快去上市?”

在瑞幸投资人看来,并不认同外界“激进”的观点。首先,选址装修周期都不短;第二,每家店服务半径1-2公里,和以互联网工具发展和传统的养店是完全不同;最后,消费习惯、一杯咖啡的成本结构也都在发生改变。

瑞幸所代表的“线上线下联动、无限场景的新零售模式”正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支撑。“可以用户自提,也可以给用户配送。如果要实现配送,没有完善的物流体系,是没办法实现的。咖啡机上的物联网模块监测咖啡机运行状况,防止人为误操作,保持产品的一致性,这需要物联网支持。”刘二海说道。

  成立20个月,瑞幸咖啡今天迎来了它资本市场的高潮。

  如果说星巴克是工业时代的经典产物,瑞幸咖啡则是移动互联网、移动支付、物流等新基础设施刺激下的创新产物。

快,是瑞幸咖啡诞生以来发展的主要基调。快速开店、快速融资,再到如今快速申请上市,背负着巨额亏损,这只迅速壮大的独角兽一路奔向美国资本市场。

成立之初,首轮融资2亿美元,投后估值10亿美元,直接就是独角兽。消费升级、咖啡市场爆发等等,横空出世的瑞幸靠烧钱补贴直接就干掉了小玩家,剑指星巴克。

瑞幸的上市,意味着这场资本故事迎来高潮。

一个事实是,今天中国人均咖啡消耗量不足美国1\/10水平的增量空间,意味着瑞幸、连咖啡等带动的咖啡外卖市场,更多的是享受了中国咖啡市场正处于一个长期增量爆发的红利。

今年4月初,一条动产抵押信息显示,瑞幸咖啡将咖啡机、奶箱、粉仓等物品作为抵押物,为4500万元债务做担保。瑞幸咖啡缺钱?瑞幸方面回应称,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,符合轻资产运营的思路。

瑞幸的诞生,源于陆正耀的咖啡情怀。在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的描述中,这是一个横跨近十年的故事。

瑞幸的未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