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热托里肯·巴达义:我把青春故事,写在了17添加时间:2019-05-20
 

几十米宽的阿克哈巴河支流横亘于前。冰面又湿又滑,他与军马“蛋蛋”没站稳,一同摔倒在冰面上,在摔下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收了腿,才没被“蛋蛋”压在身下。挣扎了好久,他和“蛋蛋”在战友的帮助下上了岸。

从那之后,叶热托里肯下决心为村民开设汉语课。把闲置的屋子改造成教室、置办桌椅和教材、去村子里张贴授课的宣传告示……当汉语老师这件事情,他一坚持就是五个月。

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长线巡逻。

(二)

从“男孩”到“男子汉”,叶热托里肯接受了雪山、冰河、无人区、原始丛林的检阅。这不是虚拟游戏,是叶热托里肯巡逻途中的真实“历险记”。每过一关,都和惊险擦肩而过。

一次,叶热托里肯完成当天的巡逻任务回到营地后,一位等他许久的老人急匆匆地用哈萨克语对他说,自家几只羊越过了防止人畜被野兽伤害的警戒网,希望寻求战士们的帮助。叶热托里肯赶忙向连长报告了情况,随即和战友们一起进入警戒区摸黑寻找,一个多小时后,羊被他们赶出了警戒区,老人激动地抓着他和战友的手说“解放军万岁”。

叶热托里肯在为当地牧民教授汉语。

历经50小时的火车、3小时的班车后,叶热托里肯终于到了哈巴河县,这里离首都北京3500公里,离他的家乡新疆昌吉700公里。到北京上大学的他,并没想过自己会在两年后以这种方式回到家乡。

叶热托里肯的“豆腐块”雷打不动。

与以往不同,这次归乡,他换上了一身戎装。

居住在白哈巴村的哈萨克族百姓接触汉语的机会很少,叶热托里肯又是当时连队中唯一的哈萨克族战士,他自然成为了牧民最依赖的人。

不想当汉语老师的军马饲养员不是好战士,在白哈巴,叶热托里肯化身“斜杠青年”。

新兵训练结束之后,大学生士兵叶热托里肯被分配到了“西北第一哨”白哈巴边防连。

叶热托里肯·巴达义:我把青春故事,写在了17

火车一头扎进戈壁滩,看着窗外景色从绿到黄,第一次进疆的新兵们心“黄”了。

退役返校之后,叶热托里肯的舍友看到白哈巴边防连战士们巡逻的报道,震惊地问他:“你原来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当兵!?”叶热托里肯心里有些自豪。

军民鱼水情深,就是在这样的你来我往中,一哨一村在祖国西北边陲守望相助。

(一)

可叶热托里肯·巴达义却开始兴奋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看到戈壁滩就离家不远了。

守卫总长度172公里的边防线,叶热托里肯要和战友们分段巡逻,一年他至少要外出巡逻八十多次。在气候极端恶劣时,厚实的积雪让“蛋蛋”也寸步难行,叶热托里肯要为它开路。

叶热托里肯·巴达义:我把青春故事,写在了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