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519”行情会否重演?两轮均现估值探底成交放量添加时间:2019-05-21
 

(原标题:三维度剖析“5·19行情” 历史会否重演)

今年年初开启的行情虽然也伴随着成交量的急速放大,周成交量在3月初即达顶峰,与“5·19”行情相比,成交量明显先于指数提前回落。

由于流通盘小,控盘便利,“5·19行情”始终伴随着极大的市场投资情绪,1999年5月19日至6月30日的31个交易日中,上证指数的最高涨幅超过66%,日均换手率高达4.59%。相比之下,2019年的行情中上证指数在61个交易日内上涨34.72%,拉升速度远低于“5·19”时期,日均换手率0.91%,市场投机情绪较二十年前大幅减弱。

证券时报记者 范璐媛

将时间线拉长,“5·19”行情中市场成交量在长达两年的牛市中呈现出了阶段性特点。在行情启动的第一阶段,市场成交量急速放大,1999年6月25日,即第一轮行情结束前一周,上证A股周成交量达到了30.56亿股的阶段性顶峰。而在行情第四阶段指数二次上攻时,市场成交情绪已明显减弱,周成交量徘徊在10亿股以内。

从上市公司基本面情况来看,1998年报公布A股营收同比增长4.94%,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15.43%,业绩增速创下1991年的最差表现。2018年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1.9%,同样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差表现,业绩爆雷层出不穷。“5·19行情”与今年年初行情均缺乏上市公司基本面的支撑。

当前行情类似于

1999年中国GDP全年同比增长7.7%,创下1991年来的GDP增速新低,直到2014年才被打破。四季度净利润增速下滑至6.7%,更是创下1992年以来的单季最低增速。国企改革的压力和亚洲金融危机后带来的出口压力仍在持续发酵。在经济走弱的同时,国内金融机构信贷增速连续下滑,央行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,多次降息,M2同比增速仍不断下降,市场流动性处于紧缩通道。

1999年,中国股市整体规模小,“国企改制上市”之路刚刚开启,“股权分置改革”尚未施行,百亿市值规模的上市公司仅有14家。上市公司普遍存在着规模小、流通程度更小的局面。

两轮行情宏观面

2000年后,随着股票发行体制改革、国企改制上市、股权分置改革、中小板和创业板相继开通、股市扩容、基金险资等机构投资限制放宽等一系列改革的实施,A股市场逐步迈向了稳定健康的方向。基金、社保、险资、QFII等机构投资者构成了今天A股市场的主力资金阵容。

市场投机情绪大幅减弱

从成交量来看,两轮行情启动后上证指数成交量均迅速放大。“5·19”行情第一阶段的31个交易日中,上证指数的日均成交量较行情启动前半年增长了411%,今年年初的行情中,上涨指数的日均成交量较行情启动前半年增长了116%。

1999年5月19日,上证指数触底反弹,收盘暴涨4.64%,一扫前期市场低迷情绪,在随后31个交易日内的一路飙升66%,拉开了A股上世纪末最后一轮牛市的序幕,“5·19行情“随即成为一代股民深刻的记忆。2019年初,上证指数相似行情再现,指数急速拉升超30%,市场情绪高涨。回望过去,A股市场较二十年前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但在当前的市场点位上,仍可以看到二十年前那波行情的影子。

当前行情相较二十年前

两轮行情均现

估值探底成交放量

netease

2019年初的行情中,计算机行业的涨幅同样排在行业涨幅的前三位。与二十年前不同的是,今年的行情中受相关产业链涨价的影响,农林牧渔行业涨幅排名第一,领涨两市。

第二阶段从1999年7月1日至1999年9月10日:指数震荡调整期。随着1999年7月1日《证券法》的颁布,市场逐渐恢复冷静,上证指数进入了长达两个多月的震荡盘整期,期间指数累计下跌1.75%。

第三阶段从1999年9月11日至1999年12月27日:指数回调期。盘整期后,由于缺乏进一步利好的刺激,指数开始下跌回调,三个月内的最大跌幅超过20%,周期股回调幅度相对较大。

广义来看,1999年的“5·19”行情开启的牛市共持续两年,按照市场指数的走势特征可分为四个阶段:

若以行情阶段类比,2019年4月上证指数已走完了“5·19行情”的第一个阶段。今年年初,上证指数探底回升,走出一波急速上涨行情,及至4月8日指数运行至阶段性高点年内最大涨幅达34.72%,随后进入盘整回调期。当前,上证指数较4月8日的阶段性高点回撤幅度为12.35%,进入了行情的第二和第三阶段。仅就第一阶段的行情来看,时隔二十年的两轮拉升背后的市场和基本面数据存在不少相似特征。

除了行情特征外,2019年初的行情与1999年的“5·19”行情相比在宏观面和上市公司基本面上也存在较大的相似性。

虽然缺乏基本面乏善可陈,但两轮行情的爆发均有政策出台带来的强烈市场预期做支撑。1999年5月16日国务院批复证监会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进证券市场发展的六点意见》,股市的发展得到高层肯定,发行制度改革、险资入市等政策的提出使投资者看到了市场良性发展的前景。今年年初行情的启动同样与政策相关。科创板和注册制的出台引发了舆论使市场的广泛关注,带来了市场新一轮的预期。